欢迎来到羽裳網

羽裳網

当前位置:

渣前夫跟別的女人有了孩子,爲了求我複合要尋死

时间:2020-01-12 21:10:06编辑:童馨兒阅读(407)

鄭若凝沒想到他會這麼突然地就哭了,頓時愣住了。

鄭悅和招手叫服務生上紙巾,扯一張,遞給程向南。

程向南側過頭,在眼角處按了幾下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失態了。”程向南的聲音變得沙啞起來。

鄭若凝低聲道,“我看程先生對李夢像是很有感情……爲什麼會離婚?”

程向南很久也沒有回答。

鄭悅和動動身子,詢問鄭若凝,“要不要冰淇淋?”

鄭若凝道,“我要鬆餅。”

鄭悅和再次招手叫服務生。

程向南站了起來,“抱歉兩位,我還要上班,先走一步。”

鄭若凝動了動嘴脣,一時之間,卻不知道說些什麼纔好。只得和鄭悅和一塊眼睜睜地看着程向南走出了咖啡廳。

“他們倆都不願意提起當年爲了什麼離婚。”鄭若凝道,“悅和,你怎麼看?”

鄭悅和道,“反正不用退錢,沒關係。”

鄭若凝好笑起來,“你就知道錢啊!”

鄭悅和嚴肅起來,說道,“小姑姑,做你這一行的,切忌感情用事。你只要完成你的工作任務就好了。”

鄭若凝被噎了一下,好一會才訕訕地道,“你覺得我感情用事嗎?”

鄭悅和沒有回答。

正好服務生將鬆餅送上來,鄭若凝幾乎賭氣地塞一嘴。

良久,幽怨地瞪一眼鄭悅和,說道,“我如果不感情用事,當初就不會把你帶回家了。”

鄭悅和道,“我錯了。”

他的語氣十分誠懇。

“但是小姑姑,我能明白你的好,但他們不一定能。”鄭悅和又道。

鄭若凝也不是不明白,“客戶可能會嫌我有點多管閒事。”

“其實我只是擔心你事事感同身受,情緒跟着那些不相干的人波動……那樣不好。”鄭悅和委婉地道。

“……噢。”鄭若凝竟然找不出反駁的話來。

“咱們走吧。”她悶悶地站起身來。

走出了咖啡廳,鄭若凝又道,“你先到樓下等我,我去下洗手間。”

“嗯。”

鄭若凝突地想起來,“啊,對了,負一樓有一間超市,你去買把青菜吧。買好了就到超市出口那兒等我,我呆會過去找你。”

“好。”鄭悅和答應着轉身走。

他背影頎長,走路的姿態也極爲從容,鄭若凝怔怔地看了好一會,想像了一下他手裏拎顆青菜的模樣,不由得彎起嘴角笑了一下。

嗯,挺好。挺萌。

鄭若凝滿意地向洗手間的方向走去,剛走到洗手間門口,突然看到一位坐在輪椅上的中年女人,應該是絲巾掉到了地上,她很吃力地想要俯下身去揀。

鄭若凝趕緊疾步幾步,搶上前去幫着把絲巾揀了起來,然後遞給了女人。

“哪,給你。”

中年女子接過絲巾,擡起頭來衝鄭若凝一笑,“謝謝了啊。”

鄭若凝也回以一笑,“不用謝。”

一陣急促的高跟鞋聲響由遠而近,一個女聲清脆而焦急地叫了起來,“哎,唐姨,怎麼了?”

鄭若凝循聲看去,正與來人的目光對了個正着。

兩人都不由得愣住了。

“鄭若凝!”

鄭若凝萬萬沒想到,會在這兒碰上江雪!

細算起來,兩人真是很多年沒見面了吧,江雪變得更漂亮了。也是,她從小就長得漂亮,也愛漂亮,也收拾得漂亮。

江雪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鄭若凝,目光警惕又狐疑,“……你……”

鄭若凝不願意與她寒喧,努力微微一笑,十分乾脆地道,“不好意思,朋友在樓下等我,先走了。”

但江雪很快地趕了上來,“鄭若凝,若凝!你等等!”

鄭若凝只得停下腳步。

“我之前也聽說你在N城,我也問過小姨叔,但是小姨叔說,不太清楚你做點什麼工作。我呢,其實一直想給你打電話來着,就是我這個人……成天瞎忙,一忙起來,也就給忘了。”江雪語氣很是誠懇,“若凝,不管怎麼說,咱們都是姐妹,在N市,咱們……”

鄭若凝打斷了她,“我朋友真的在樓下等我。”

江雪完全不相信地看着她,感傷起來,“我知道,若凝,你還在怪我……可是那時候咱們都還小,不懂事,我知道,我傷害了你,我太任性了,是我不對……可是你不覺得可笑嗎?你真的要爲一隻狗狗記恨我一輩子嗎?”

鄭若凝輕聲道,“你想多了,從前的事,我都忘了。”

江雪伸出手,試圖握住鄭若凝的手臂,“若凝……”

鄭若凝躲開她,眼睛並不肯看她,提醒道,“那是你阿姨吧,她也在等你。”

聽到這話,江雪回頭看了看那坐輪椅的中年女子,終於道,“好吧。若凝,有時間我們再聊。”

鄭若凝敷衍地點點頭,轉身就走。

依稀覺得江雪的目光一直在跟隨着她……

晚飯鄭悅和燒了土豆排骨。

但鄭若凝半點食慾也沒有。

筷子在碟子裏撥拉來撥拉去。

鄭悅和道,“你怎麼了?”

鄭若凝索性扔掉筷子,“我心情不好。”

鄭悅和道,“爲什麼?”

“今天碰到一個我不喜歡的人。”鄭若凝悶悶地道。

鄭悅和想了一下,“我去超市的時候?”

“嗯。”

“爲什麼不喜歡她?”

鄭若凝托住腮幫子,想了好久,才道,“好像也沒什麼。”

鄭悅和站起身來,“今天小區裏裝了好多健身器材啊。走,我們去玩滑滑梯。”

鄭若凝駭笑起來,“瘋了啊。我纔不。讓人笑死。”

結果她跟在一羣小屁孩身後,排隊等候,反覆在滑滑梯上爬上滑下,樂不思蜀。

鄭悅和袖手站在一旁,靜靜地看着她。

月光挺好,帶孩子的家長,以及來來往往的人都拋過來驚奇以及發笑的眼神。

鄭若凝玩出一身汗,終於跑回到鄭悅和身邊。

“我是不是很可笑?”

鄭悅和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頭髮,輕聲道,“沒有。”

鄭若凝心裏潮潮地起來,眼底也跟着溼了。

“悅和,要是你永遠在我身邊就好了。”

鄭若凝有點不能確定,她是不是真的把這句話說出來了。

但她聽到了鄭悅和溫和的回答,“嗯,我會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看看。

這傻鳥。

他是在哄他自己,還是在哄她。

等他恢復記憶,他就要走啦。

半夜裏,起風了。

因爲天氣悶熱,窗戶都沒關。

一起風,窗戶就被吹得嘩啦響。

鄭若凝原本就睡不太安穩,風聲讓她很快驚醒過來。

醒了才發覺,手機一直在響。

鄭若凝摸過手機,一邊想要下牀去關窗,一邊睡眼朦朧地看了下手機,發現是李夢打來的電話。

“哎,您好。”鄭若凝打着哈欠道。

“鄭小姐……他剛纔又給我打電話了,他說我如果半小時內不出現在他面前,他就從樓上跳下去……”李夢的語氣並不覺恐慌,反而帶着幾分疲憊與無奈。

“他嚇你呢,不用理他。”鄭若凝道。

“我知道他是在嚇我……鄭小姐……可是我不敢大意。萬一呢……”李夢道。

鄭若凝頓時卡了殼。

是啊,這種事還真說不好,萬一他真的就那麼一剎那裏想不開,衝動起來,真的跳了呢?怎麼辦?

“我是想麻煩鄭小姐跑一趟,勸勸他,順便也讓他死了心,我是真的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糾纏了……”李夢說道。

僱主都說到這份上了,鄭若凝只好道,“行。我馬上過去看看,你把地址發我。”

她匆忙地換上衣服,出門去叫鄭悅和。

手機叮地一聲輕響,李夢發來了地址。

鄭悅和被吵醒,聽了事由,直接套了個T恤,就跟着鄭若凝要出門,到了門口,又折回來,從抽屜裏翻出一把手電帶上。

大半夜的,兩人只能通過打車軟件叫了輛車,直奔目的地。

是一幢極爲老舊的小區。

比鄭若凝居住的小區還要破。

兩人不由分說地直奔頂樓,閃電不時劈下來,大雨應該很快就會來臨。

原以爲會看到一副要生要死的嚇人場面,沒想到一上頂樓,頓時就被眼前五彩六色的小燈泡給弄懵了。

要跳樓的程向南好整以暇地坐在一張小方桌邊,小方桌上還鋪上了白色桌布,桌上擱着一瓶葡萄酒,兩隻高腳杯。

程向南的對面,是一張空椅子。

鄭若凝愣住了。

程向南看到他倆,也愣住了。

鄭若凝很快反應過來,程向南只不過是想用這樣的方式約李夢見面,但他萬萬沒想到,這一次,李夢沒有受他要挾,不肯出現。

鄭若凝走上前去,徑直坐在了空椅子上。

鄭悅和站在她身後,靜靜地不發一言。

“她不會來了。”鄭若凝拿起杯子,將杯子輕輕晃了一下。

程向南不做聲。

“程先生做男人……做得還真是失敗。”鄭若凝輕笑了一下,“你以爲你要尋死,她是因爲對你尚有舊情才一次次妥協了才趕來見你?不不不,你錯了,她只是擔心你死了,她會受到牽連,她會有麻煩!”

一道閃電劈下來,程向南的表情難看已極。

“你很奇怪。你要是對前妻這麼有感情,那就離婚好了,離婚了再把前妻追回來,現在這樣子,算是什麼回事?”鄭若凝道,“李夢還真是個念舊的人啊,換了別人早就找了別的男人了,你這前夫敢來糾纏,直接把你揍個半死!”

身後的鄭悅和輕輕咳嗽一聲,提醒鄭若凝說話委婉一點。

風越來越大了,將懸掛於半空的彩色小燈泡吹得搖搖晃晃。

良久,程向南終於開口說道,“我們結婚很多年都沒有孩子,很偶然的一個機會,我突然得知,原來在和我結婚之前,她和初戀……她曾經打過一次孩子。我很愛她,這事讓我受的打擊很大……後來有一次,我喝多了,就和蔣小小……”

鄭若凝道,“心理上終於獲得了平衡是嗎?”

程向南像是沒聽到她的話,繼續道,“沒想到蔣小小懷孕了,鬧上家門來,要我給個說法,不然就去告我。李夢她,不聲不響地,就收拾了行李離開了家。我很矛盾,我年紀不小了,我媽身體不好,天天在念叨着抱大孫子。”

鄭若凝點點頭,表示明白了,“你和李夢離了婚,娶了蔣小小。”她揚了揚眉,“也沒什麼不好啊,你終於達成理想,有妻有兒,對你媽媽也有了交待。”

“但我忘不了她,我天天惦記着她……我去找她,求她,我想一輩子跟她在一起。”程向南道。

“……挺有理想的哈。”鄭若凝忍不住語帶譏諷。

鄭悅和又輕輕咳嗽一聲。

“如果沒有她,我也不想活了……”程向南輕聲道。

話音剛落,他驀地站了起來,就向牆邊衝去。

鄭若凝沒想到他剛剛還好好地說着話,一眨眼就真的要尋死,頓時給嚇住了,啊地一聲驚叫。

鄭悅和眼疾手快,迅速地衝了過去,三下兩下就將程向南撲倒在地,狠狠摁住。

程向南大叫起來,一聲接一聲,越叫聲音越啞……

鄭若凝一顆心砰砰直跳,半晌纔回過神來,衝過去就罵,“你瘋了啊!你這麼想死,就找個沒人的地方,靜悄悄地死了,誰也不連累!你都好幾十歲的大男人了,你爲誰尋死啊,你有尋死的資格嗎?!”

程向南嗚嗚痛哭起來。

“李夢對你還是有感情的,要不然不會找到我們,她甚至從來沒有動過報警或者想着要去單位告你的念頭,在蔣小小面前,她也從來沒有試圖分辯,不是她不肯放手,是你一直在糾纏她!可是你,程先生,你不能仗着她對你殘存的這點舊情就想一輩子捆綁着她,你不能給她陪伴和愛護,愛情和婚姻,你就離她遠一點,讓她擁有屬於她自己的幸福!那纔是愛!你懂嗎!”鄭若凝激動地嚷道。

一擡頭,衝着鄭悅和道,“鄭悅和,看好了,一輩子都不要做這樣的男人!窩囊死了!可恨死了!”

一陣轟隆隆雷聲,大雨傾盆而下。

——每天10:10——

分享到: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